慈濟~ 看淡人生 重歸原點 曾經,他追逐吃喝玩樂、視享受為人生最大的目標;皈依上人後,他恪守慈濟十戒,揮別以往的生活和不良習氣,卻仍苦苦尋思何謂幸福人生。隨團參與緬甸賑災行,他走入苦難,見證大愛,體會疾苦。一張張笑臉、一句句智慧法語,洗滌煩躁的心。他終於了悟,苦苦追求的幸福不在遠方,就在自己的一念心。朱濟濃的手機收藏著一幅他最喜歡的彩畫,那是一位八歲的緬甸小男孩聽了他的描述而畫的──畫裡有山有水有寺廟,一位出家人站在河邊,靜候著遠方的來客;河的另一方,緩緩漂來一隻小船,船上站著兩位身穿藍天白雲制服的慈濟志工,正朝著出家人的方向前進。平靜的河面如不動的綢緞,祥和的天地顯得無比溫煦!依稀看見自己就是船上的志工,正滿載著愛與希望,航向幸福的桃花園……濟濃凝視片刻,眼眶含淚,不禁自問:畫中的旅程如此輕安自在,為何現實世界裡的境遇卻充滿了風雨、時時處在驚濤駭浪中呢?人生什麼時候才能如畫裡的小船,可以無風無浪地航向幸福的彼岸?找不到答案的濟濃告訴自己:「不要自暴自棄,要勇敢面對種種風雨,一切都是好因緣啊!」學習放下,不埋怨、不計較,用寬容的心去包容一切,用善解的心去原諒別人,這是濟濃到緬甸賑災後所得到的人生體悟。回首來時路,難免有感嘆、有自責、有哀傷,也有懺悔……    那段懵懂的人生當濟濃尚未走進慈濟、皈依上人時,他戀戀紅塵、追逐吃喝玩樂、視享受為人生最大的目標。“燈紅酒綠、盡情享樂”之餘,他更流連雲頂高原的賭場,曾經在賭桌上吆喝十多二十年,辛苦賺來的錢如過眼雲煙,消失在一副又一副的賭牌裡。小學未畢業就出來社會,濟濃沾染了濃濃的江湖氣息,動不動就講『義氣』,為朋友兩肋插刀。「那段懵懂的歲月為我製造了很多不幸和困難。如果人生可以重來,我不會再追逐那樣的生活;可惜人生不可能再回頭,我唯有選擇未來。」濟濃很感恩於二OO二年遇到慈濟,更感恩能於二OO七年受證為慈誠;當證嚴上人親手將識別證別在他的胸前時,他渴望自己會找到幸福的人生。儘管在慈濟裡付出無所求,儘管要求自己恪守慈濟十戒,完全揮別以往的生活和不良習氣,但他始終無法找酒店經紀回清淨的一念心。幸福的人生到底在哪裡?他猶在尋尋覓覓。 捨與不捨之間直至二OO八年五月,緬甸發生熱帶風暴,他於七月初跟隨第四梯次賑災團抵達緬甸,終於找到『幸福』的真諦。當時,純粹抱著『來幫助災民、發放物資給災民』的心態,他看不見太多的悲慟、聽不到太多的呼天搶地,與想像中的悲情畫面有很大的出入。濟濃走進農村一間間用竹子和椰葉簡單搭建的屋子時,看見村民一家大小在極度清貧的環境裡生活,他的心不由揪緊。但,災民卻不怨天尤人、不詛咒命運,反而展露笑臉、擁抱志工;這一幕讓他深深震撼。『災難可以摧毀一切,卻永遠摧毀不了堅韌的生命力。』在發放大米的過程中,他看見瘦弱的災民將一包包 十五公斤 的大米扛上肩,步伐穩健地往前走;他也難忘瘦小的婦女扛著米,走過搖搖欲墜的薄板,將米抬上小舢舨,運載回家;他更目睹碼頭邊村民頂著烈日,將兩千五百包大米一一扛上小船,然後,用人力把小船划向遙遠的農村。為什麼他們要生活得這樣辛苦?每每凝望著扛大米的村民滿臉笑容地向他揮手致謝時,他反而覺得心酸。回想自己曾經吃一頓飯就花掉馬幣一兩千令吉,他汗顏之餘,卻也無奈,深思:「我來這裡做什麼?我能幫助災民什麼?我連扛米都不如一個緬甸婦女啊!」帶著複雜的心情回到大馬,還來不及和家人聚談,卻接到台灣慈濟的邀約,期待他能再度前往緬甸做先遣人員。一接到信息,他有一絲驚訝,卻也滿懷掙扎。半夜醒來,坐在客廳裡,苦苦思索,想到為難處,竟流下男兒淚。「家業、事業和志業,我到底要如何取捨?尤其公司正值搬遷,我能放下嗎?」但不知為何,緬甸村民扛米的背影和純樸的笑容卻一直浮現在腦海;耳畔驀地響起上人對賑災志工的開示:「感恩你們幫我去做我要做的事情,感恩你們代我去苦難的地方,感恩你們幫我去膚慰我要膚慰的人!」上人的悲心和緬甸人民的笑容深深撼動了他,當下他義無反顧,揹起行囊再度出發。捨出時間、金錢,捨下生意、親情,這一分捨,得回無量。愛在心裡開花這一去,足足兩個多月,足跡踏遍坤仰公和礁旦鎮的三十二個農村。間中偶爾回來,也是行程匆匆。從發放大米、物資、學校文具到發放稻種、肥料及辦愛灑、竹筒歲月酒店經紀、把『口說好話、心想好意、身行好事』的靜思語送到村民的家和學校……身為先遣人員,濟濃往往在賑災團前來進行以上活動前,已孤單一人帶著當地翻譯志工先走進偏遠的農村。學習規劃發放的路線、場地、活動流程、安排船隻、驗收稻種、肥料是否都送到農村,濟濃往往早早出發,直到天黑,才帶著一身泥濘和疲累回到旅店。儘管身心俱疲,他卻不言倦,日日風雨無阻地往農村跑。賑災的生活清苦,帶著一瓶水、一碗香積飯即可上路,還得忍受日曬雨淋,然而這一切他都甘之如飴,只因在這塊受傷的土地上,他找到了滿滿的愛,也學會用愛去擁抱身邊的人。他難忘風雨交加的那一天,天色已暗,在礁旦碼頭,一艘載著志工進農村發放的船隻還沒折返,他撐著傘,站在橋上焦慮的苦等。心懸那艘船不知發生什麼事,心懸船上十來個志工的安危,他的眉心緊緊揪成一團。第一次為『家人』憂心。直至看到遠處漂來一艘船,看到船上穿著救生衣的『家人』都無恙,他的眼眶濕潤了;當歸來的志工訴說船隻在半途不能動的情景,他邊聽邊點頭,聲音哽咽地對每一位志工說:「回來就好!平安就好!」那刻,他終於體會上人心疼天下蒼生的那分悲心,他也因而對《一家人》、《普天三無》歌曲有著特別深厚的感情和體悟。「自從那時候起,一聽到這兩首歌,我都會流淚。」原以為是為了發放及付出而來,沒想到,愛的種子反而在心裡悄悄開了花。兩千五百年前的家人濟濃深信這輩子與緬甸有著很深的因緣。在農村裡,他遇到一位老媽媽,滿臉憂傷地向他哭訴兒女在風災中往生了,看見老媽媽的哀傷,他不自禁地拉著對方的手,誠摯地說:「您可以把我當成您的孩子,我願意做您的孩子。」老媽媽聽了,當場破涕而笑,無限歡喜地喃喃自語:「如果我的孩子能從那麼遠的國家來看我,我已經無遺憾了。」老媽媽的話像暖流,汨汨流進他的心裡,他親吻老媽媽的手背,那是孩子對媽媽的尊敬與感恩。一天,在卡達村的義診站裡,他陪伴一位患有白內障的老爸爸。與老爸爸互動的時候,發現他從早上到中午都沒東西入口,濟濃想起背包裡那碗泡好的香積飯,霎那心裡猶豫著:「這碗飯到底要留給自己或老爸爸呢?」結果,他慨然拿出那碗飯,一口口地餵老酒店經紀爸爸吃;旁邊一位看診的老菩薩聞到香味,也跑過來,於是,左邊餵一口、右邊餵一口,一碗飯很快就吃光了。老爸爸吃飽後,流下了感恩的淚水:「這一碗飯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」剎那間,濟濃忘記了自己的飢餓,他緊緊握住對方的手,輕輕呼喚:『爸爸!』如果說,老媽媽和老爸爸是今生才認識的家人,那麼,住在烏櫻農村的溫達南達法師則是兩千五百多年前的家人了。容貌與濟濃有幾分相似的法師一見到他,宛如見到久違的親人,拉著他的手,噓寒問暖。法師常跟濟濃說,兩千五百年前是兄弟,今生因為風災,彼此又再相認。原來,我們都是一家人啊!法師的話讓濟濃深深震撼。他終於了然,天蓋之下,地載之上,人與人之間都有著無法割捨的愛啊!走進苦難,看見了愛;走進苦難,體會到苦。看見臉上長著大肉瘤的十七歲少女忍受著身體的病痛、心靈上的苦,默默在農村一隅度過一日又一日,他似乎讀出了那分苦,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。十一月原本是緬甸農民的豐收季節,但一場豪雨卻無情地摧毀了農民的心血,眼看著飽滿的稻穗泡在水裡,濟濃的心比農民更痛,豁達的農民卻安慰他:「天做事,我們能怎樣?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賴和等待,信賴你們會來陪伴我們,等待老天爺給我們機會。」農民的心聲觸動了他的心,他的眼淚又溢出了眼眶。突然,他深深感受到,雙腳踏上緬甸,不是來瀟灑走一回,而是來學習生命的堅韌,來學習寬容與善解,來學習真正的心寬念純,來學習過清平的生活。對濟濃來說,緬甸賑災行是生命中無法忘懷的旅程。那一張張笑臉、那一句句智慧的言語,常常洗滌煩躁的心,也讓他了悟:自己的痛苦算不了什麼,遇到的挫折也不重要,而苦苦追求的幸福不在遠方,就在自己的一念心。將一切都歸零,看淡人生的濟濃選擇回歸原點,從零出發。  文/ 陳慈寶 圖/ 朱濟濃提                延續閱讀:慈濟川緬膚苦難 【靜思小語】 罣礙過去,自我障礙。 放下我執、開闊心胸,就能歡喜付出。 酒店經紀
創作者介紹

清潔用品

bg02bghw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